2018

造交通“大脑” 通城市脉搏——佳都科技CEO刘伟从电子设备分销起家 再通过掌握核心技术转型

    2018-05-10

自动售检票机系统、综合监控系统、站台门系统、通信系统,人们天天都要乘坐的地铁,离不开这四大核心系统,率先打破国外技术垄断的恰是一家广州本土成长起来的企业。人脸识别、轨迹追踪、视频结构化分析,涉及智能安防的多项核心技术,同样掌握在广州这家企业手中。




佳都科技CEO、广州佳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伟是上世纪80年代中山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生,也是第一代投入创业大潮的大学生。1992年,抛下设计院“铁饭碗”的刘伟和6名大学生在广州石牌创立了“佳都”公司。从提供计算机软硬件产品赚得第一桶金,到借助国际资本成为IT电子分销巨头,再到大力投入技术研发、通过10余年时间完成四大智能板块核心技术布局,刘伟的经历折射出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成长轨迹。



 拒绝平淡:丢下“铁饭碗” 下海寻挑战


1987年,从中山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刘伟,被分配到一家设计院,专门从事计算机辅助设计的工作。彼时,计算机辅助设计是一个新行业,工作充实,待遇不错,但也略为单调直白。

一天晚上,刘伟与一位50多岁的老同事一起赶图纸。不经意间,他看见了老工程师的满头白发,顿生感触:也许三四十年后,自己也是这个样子,如果现在已经能看到一辈子如何渡过,人生岂不是过于平淡无趣?喜欢变化和挑战、愿意折腾的刘伟,脑海中萌生了寻找新机会的想法。

1992年,乘着计算机软硬件快速发展的东风,刘伟和其他6名来自中大、华工等计算机系的年轻大学生一起,共同创办了佳都公司。凭借着在计算机辅助设计上专业且稀缺的技术,几名勇敢下海的大学生不久后即找到了企业生存发展的路径。“在那个年代,计算机辅助设计还是一个新兴行业。一方面,我们代理全球著名的、具有垄断地位的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为建筑行业提供计算机辅助设计服务;另一方面,我们也提供完整的硬件解决方案,包括计算服务器、绘图仪、数字化仪等。”刘伟介绍。随着业务规模的不断壮大,企业很快进入电子设备分销行业,在国内最早获得了IBM、苹果等销售的代理权,赚到了实实在在的“第一桶金”。

“当初做出创业决定的时候,面临了很多困难。印象最深的是父母的不理解与阻拦,我父母都是中山大学的教师,当时对于下海创业难以理解。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现在还记得,我们7位大学生,在广州石牌酒店502房踌躇满志决定干出一番大事业的场景。”对于创业初时的场景,刘伟记忆犹新。


  不断突破:从分销巨头 到布局人工智能


2005年,佳都已成为亚洲数一数二的电子设备分销企业,但刘伟却发现,尽管过去10年来,公司发展很快,规模也很大,利润却不高。“两百多亿元的年营收,只有一两亿元利润。另外,由于企业处于供应链最底端,也缺少主动定价权。靠模式的创新已不能带领企业快速发展。”刘伟意识到,只有走技术研发的道路,寻求转变,企业才能持续发展壮大。

这一年,佳都与新加坡一家科技公司共同成立了一家专业从事智能轨道交通的公司——新科电子。“连续四年时间,我们每年至少要投2000万元到技术研发中去,这在当时来说不是小数目。当时政府对于企业创新的支持力度远不如现在,我们全靠市场化运作。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的模式,佳都科技相继取得了轨道交通自动售检票系统、站台门系统、综合监控系统及通信系统(含视频监控系统)等四大核心技术的突破,打破了之前国外厂商的技术垄断。”

2009年,转型后的佳都科技旗下新科佳都拿到了广州地铁4号线自动售检票系统的合同。因为这一纸合同,刘伟松了一口气。“企业的转型升级之路并不容易。”刘伟感慨,要想掌握核心技术,要有耐心,要付出成本,同时愿意承受高风险,政府也要给予本地企业产业落地的机会。

刘伟介绍,从2005年至今,经过10多年的转型升级,佳都已经实现了从传统产业到创新型产业,再到如今的人工智能新兴产业的全面布局。在智能轨道交通业务方面,全国共有44个城市在进行地铁建设,而佳都的业务范围覆盖了包括广州、武汉、成都、青岛等在内的18个城市。广州地铁的云支付等多项服务均由佳都提供,未来还将实现“刷脸”进站。在智能安防方面,由佳都自主研发的“视频云+”平台具备视频解析、人脸识别及大数据分析等功能,在1000万条目标特征数据的情况下,人脸检索时间小于3秒即能完成,以“视频云+”平台打造的立体化防控体系已在广东得到应用。去年,佳都还在全国智能交通年会上发布了“城市交通大脑”,通过这个“大脑”可以将所有的人、车、路信息接入系统,采集、调度、管理等均由“大脑”指挥完成,可实时掌控路面车流饱和状态,目前该系统已在安徽宣城落地使用。

如今大热的“人工智能”,刘伟在2015年时已开始布局。“目前我们在人脸识别、视频结构化、知识图谱、大数据、移动支付等技术领域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我们将开展对人工智能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并购业务,通过建立人工智能合作生态圈的方式,实现产业链创新升级。”

刘伟认为,从贸易起家,再通过掌握核心技术转型,是中国许多高科技企业典型的成长轨迹。而未来,市场及应用场景将为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技术落地提供广阔的空间。

“愿意折腾、愿意挑战是我对创新的理解。特别是科技型企业,要勇于否定自己。过去的成功并不代表未来的成功。”

在转型过程中,一方面我们要有耐心,另一方面,政府也应该给本土企业更多产业落地的机会。科技企业不可能单纯靠政府资金就能发展壮大,政府应该提供的是技术在市场上应用的机会。场景应用是中国科技企业参与全球竞争的一大优势。

与我们那个年代不同,现在毕业以后创业的大学生很多。我希望与现在的学生分享的是,希望他们能聚焦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只有专注才能专业,只有专业才能成为行业的顶尖者。现在的创投机构也比以前发达,但也容易给创业者带来浮躁的心态。除了专注之外,持续学习的能力很重要,学校教给学生最重要的东西也是学习的能力和方法,知识更新换代很快,持续学习是快速崭露头角的王道。”

分享到: